中興遭制裁:10年賠款77億八成給美國 急召員工重學歐美法

2018年04月20日     5,226     檢舉

4月19日晚,有媒體從消息人士處獲悉,美國激活拒絕令後,中興公司內部已經強化合規管理,要求每個員工重新學習歐美法律、法規、反賄賂等知識,參加合規考試要做到100分(滿分)才算通過。

如此「苛刻」也情有可原。三天前,美國對中興的制裁禁令被激活,難以置信的聲音蔓延開來,有關中興的猜想也「按下葫蘆起了瓢。」

2018年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宣布重啟對中興通訊的制裁禁令,自禁令生效起,中興通訊將不得以任何形式從美國公司購買零部件、軟體和設備,時限長達7年。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這對於晶片嚴重依賴美國進口的中興來講,無異於一顆重磅炸彈。有分析稱,在此壓力之下,中興或許有破產的風險,「無米做飯」、「撐不過一年」,種種猜測接踵而至。

停牌,中興應對危機的第一步:4月17日,中興通訊因發生對股價可能產生較大影響、沒有公開披露的重大事項,自開市起在深交所和港交所停牌。

儘管貿易戰如火如荼,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中興此次慘狀可以稱得上自食其果。

2010年,聯合國和美國相繼通過對伊朗的制裁。而中興為賺取更高額利潤,將含有美國晶片的禁運設備層層轉運,出口伊朗。而後事情敗露,中興在2016年迎來了來自美國的巨額罰單——8.92億美元(約61.82億元人民幣)。這也是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對非金融機構開出的最大罰單。

罰款金額占近10年賠出總金額79.9%

面對巨額罰單,中興看起來像是認了。中興通訊2016年的年報顯示,其已經認罪並繳納罰款,而罰款的金額也占到其當年賠款總支出的99.68%以上。

另一組對比鮮明的數據是,中興通訊2016年歸屬於上市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38.3億元人民幣,相較而言,61.82億元人民幣的罰款著實不是一筆小數目。

市界(ID:newsseeker)梳理中興通訊近10年年報發現,其支付的賠款高達77.37億元,前述61.82億元的罰款占到其近10年賠款總支出的79.9%以上。除2016年賠款支出飆升外,其它賠款支出都能保證在5億以下,其中以2008年次高,為4.71億元。10年中,2012年賠款金額最少,僅為299.3萬元。但年報中對於賠款金額流向何方,並未作出詳細說明。

為應對2016年的「浩劫」,罰款之外,中興還與BIS達成三點協議,其中就包括:BIS將做出為期七年的拒絕令,包括限制及禁止本公司申請、使用任何許可證,或購買、出售美國出口的受美國出口管制條例約束的任何物品等事項。但在中興遵循協議要求事項的前提下,上述拒絕令將被暫緩執行,並在七年暫緩期屆滿後予以解除。

據此,中興對自己的命運做出推測:基於公司上述的政策和措施,公司認為違反該等協議、BIS對本公司暫緩執行的3億美元罰款不會被豁免支付的可能性很小。

但這一切的前提是:「遵循協議」,顯然,中興並沒做到。

認罪歸認罪,罰款歸罰款,中興在背後依然小動作不斷。撇來正在進行的貿易戰,中興在此之後的欺騙、虛假陳述行為,才是美國本次重啟禁令的終極原因。

本次被重啟的禁令中,提及虛假陳述高達20次,其中更是爆出這樣的細節:

「中興通訊精心策劃了一系列的計劃來防止美國政府取得證據,例如從外部顧問那裡刪除或隱藏與調查相關的文件和信息。該計劃甚至還包括成立了一個由13人組成的工作小組,名為合同數據挖掘小組。該小組在2016年1月至3月期間,毀滅了全部與伊朗業務有關的資料,並且小組的郵件每晚都要刪除,以免暴露行動。」

海外官司纏身

除去進出口管制案的罰款,中興通訊在海外也稱得上官司纏身。市界(ID:newsseeker)查詢中興通訊近10年間的重大訴訟,發現其在海外涉及的重大訴訟比例遠高於國內。2014年件數最多,為14起,其中國內訴訟僅為1起。

10年中,有關專利侵權的案件為8件,涉及德國、法國、美國、匈牙利等多個國家,且大多綿延5年以上,但最終或判決中興無罪,或多方撤訴、和解,中興大多能安穩度過。

中興涉及的專利案中,持續時間最長的一起可以追溯到2011年。InterDigitalHoldings,Inc及另外三家公司,起訴中興通訊及美國中興侵犯其3G及4G專利,到2017年,案件依然沒有完全結束。2017年的年報中,中興公布了其最新進展:2017年11月,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判決中興通訊及美國中興侵犯三件涉案專利中的兩件專利,另外一件涉案專利法院尚未作出裁決。

除專利案外,在其他幾宗涉及侵犯著作權、違反保密協議、違約欺詐等案件中,中興幾乎也都能做到「片葉不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