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第一位「操縱」美軍航母的中國人,名字被印在戰機身上

2018年04月20日     3,470     檢舉

《我在美軍航母上的8年》的主人公鄭一鳴曾在美軍服役,這本書就講述了他從中國到美國後(當時尚未入美籍)加入美國海軍,經過嚴酷訓練成為美國海軍航母艦載機指揮員的故事。

點擊看大圖

鄭一鳴1982年出生於中國甘肅蘭州,1997年隨母親移民美國,2001年6月高中畢業後進入本地一所社區學院學習機械工程,2003年7月參加美國海軍。一般美國華人子弟大多讀書好,進名校深造的不少,但是在機緣巧合之下,能在美軍現代航空母艦上當兵服役並參加過戰爭的非常少見,一鳴就是這樣罕見的例外。

在美國,參軍是一件門檻不高的職業。[/b]說它門檻不高,一要是高中畢業,二是至少要有綠卡(美國的永久居留許可證),只要滿足這兩點,你就可以報名參軍。說它是職業,在美國參軍就相當於美國政府僱傭了你在軍隊做事。而一鳴因為學業不佳等諸多原因,高中畢業不久便選擇了當兵這一條道路。

一鳴在新兵訓練結束後和嚴苛的黑人教官合影。

報完名後,一鳴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入伍考試,分數的高低會決定你從事的兵種。一般來說,兵種的技術含量和分數是呈正比的,比如你想從事核工作,就是你要去操縱核反應堆,那麼你的分數必須平均95分以上才行。而我們的主人公一鳴第二次考試的平均分是48分,這和他日後在飛機上從事維護修理工作有直接關係。

但分數並不決定一切。考完試之後,一鳴面對的第一道難關就是離家參加訓練,這是從平民成長為士兵的必經之路。[/b]

因為一鳴是中國人,雖然他的英語非常好,但訓練的時候還是被放到加強訓練隊學一些海軍英語和海軍術語。除了基礎的身體訓練外,他還需要學習很多軍中禮節(Courtesy),在訓練中壓力非常大,教官都是以吼人的方式和新兵交流。在承受完8個星期的正式訓練後,一鳴歷經艱苦通過了戰鬥考核(Battle Station),就是期末考試,順利從新兵訓練營中畢業。[/b]

畢業典禮結束後,一鳴和媽媽合影。

畢業後,一鳴選擇了加州的穆古海軍基地工作,在經過一段時間雜務工作後,飛行隊把他送到航線屋(Line Shack)學做飛機維護長。飛機維護長類似於在民航機場給飛行員打手勢的那些人,主要管接、發飛機,還要檢查、維護、清潔、準備飛機,做飛機的日常保養工作。看似很簡單機械的工作,要做好可一點不輕鬆。

例如維護清潔一項,在作者隨航母出航波斯灣的時候,幾乎天天有沙塵暴,甲板本來是黑色的,可是早上一起來,甲板變成黃色了,而且是很細的那種,停在甲板上的飛機上面蓋滿了一層土,而這些沙土是吃金屬的,海上水蒸氣對金屬也有腐蝕作用,所以每天都得擦飛機,每一架都要擦,非常辛苦。

在航母上的工作也被老兵們稱作「世界上第二危險」的工作,甲板上空間有限,飛機很多,有的要起飛、有的要降落,這些都有可能給你造成危險,你必須時刻注意和躲避飛機,有的大兵不注意就會被飛機的尾氣吹下海[/b]。

一鳴作為一個美軍中的中國人,也深刻的體驗了美軍的管理體制和文化。[/b]其中有幾點讓他印象深刻,因為勤勉積極的工作態度,一鳴被授予年度最佳飛機維護長,名字被印在了飛機之上。日後在航母上服役的時候,也因為積極的工作態度被授予航母上的最高榮譽:最佳水兵,然後被艦長請到指揮室,坐到艦長平時坐的位置,掌控航母15分鐘,在這時候一鳴還是持有美國綠卡的中國公民,所以說他是第一位操縱美軍航母的中國公民[/b]。

「鄭」被印在飛機上,下方還附上了出生地。

一鳴在離開軍隊後感慨道:小時候的他比所有女孩子的膽子都小,連幼兒園的滑梯和木馬都不敢玩,但就是這麼一個膽小、老實特別害羞的人,後來居然參加了美軍,當了8年兵。做一件事,要麼不做,要麼做到最好,就是憑著這樣簡單的信念,一鳴成為第一個操縱美軍航母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