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法聯手打擊敘利亞,中國剛剛在關鍵場合仗義直言、果斷出手

2018年04月17日     47,120     檢舉

作者:雷子;圖片來自網絡,歡迎參與文尾神侃話題

紐約當地時間14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由俄羅斯提交的譴責對敘利亞進行軍事打擊的決議草案,中國對決議案投了贊同票。觀察者網4月15日以「中國站在哪一邊,很清楚了」為題,對此事進行了分析點評。

4月16日,海外網報道了當天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發言人華春瑩在回應敘利亞局勢的問題時表示,美英法對敘利亞發動軍事打擊,違反禁止使用武力的國際法基本原則,有悖《聯合國憲章》。而繞開安理會以單邊「人道主義干涉」為由對他國動武也不符合國際法。

與此同時,中方認為三國高官說敘政府「極有可能」使用了化武,並以「有罪推定」為由對一個主權國家發動軍事打擊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敘利亞化武問題需要真相,中方主張要對敘疑似化武事件進行全面、客觀、公正的調查,得出經得起歷史和事實檢驗的可靠結論。

軍事打擊敘利亞的事情發生後,作為唯一一個沒有捲入這場戰爭的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中國這個關鍵第三方的態度十分關鍵。而在3對1的這場戰局中,無論是戰場之上還是戰場之外,俄羅斯都顯得勢單力薄。中國此時表明態度,也是用行動對正義之舉的支持。

輿論場上有不少人認為,敘利亞發生的這場戰爭,與中國的關係不大,我們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無論得罪哪一方都不好。這種論調並不全面,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具有巨大影響力的國家,就應該承擔與之相對應的責任,這是逃不掉的。

處理國際事務,我們固然要從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但比利益觀更重要的是道義觀。如果在這樣一個國際重大事情上不發聲,不願意承擔我們應該承擔的道義責任,將削弱我們的號召力和公信力,也不利於團結絕大多數國家建設一個更加公平的國際社會。

在波士頓的猶太人死難紀念碑前有這麼一段話:當納粹來抓共產黨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來抓猶太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來抓貿易工會主義者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貿易工會主義者;當他們來抓天主教徒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是新教徒;當他們來抓我時,已無人替我說話了。

作為一個舉足輕重的大國,我們強調道義觀其實是一種更重要的利益,就像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時,我們堅決進行回擊時所說的那樣,這事關到全球的共同利益和中國的核心利益。承擔道義責任,既事關世界各國的共同利益,也關係到中國的核心利益。如果今天放任美國在國際社會為所欲為不敢吱聲,當有一天美國來傷害我們時,也不會有人替我們說話。

對於敘利亞人民目前遭受的一切,中國人民特別感同身受。百年近代史,就是中華民族的一部苦難史,幾天前流傳在網絡的敘利亞駐聯合國大使的圖片,就戳中了太多中國人心中的痛處。大家想起了北洋政府外交部長陸征祥、顧維鈞,想起新中國成立前無數次被拎到談判桌前簽定喪權辱國的協定……

一百多年過去,中國已不是那個中國,但世界還是那個世界。這就是為什麼毛主席那一代人為什麼要強烈反對帝國主義、霸權主義,我們絕不能因為過了幾天好日子,就遺失了這份國際主義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