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這一航天工程,入駐費10億 俄羅斯已經排隊,西方只能幹瞪眼

2018年04月16日     4,391     檢舉

近些年來,由於財政吃緊,西方國家紛紛砍掉航天領域的預算。原先制定的航天項目要麼需要另尋成本更低的出路,要麼就得砍掉。屋漏偏逢連夜雨,當前俄羅斯的聯盟號宇宙飛船是通往國際空間站的唯一途徑,而俄羅斯則表示在2020後將不再允許西方使用「聯盟號」宇宙飛船。此外,國際空間站馬上就要到技術使用壽命了,中國的「天宮三號」將在不久之後成為世界上唯一空間站。所以你能看到,最近NASA對我們不斷暗送秋波,歐空局對我們各種示好,又是裝備技術上的合作,又是讓太空人學中文什麼的。

因為將來很大可能,他們的太空人都要坐咱們的宇宙飛船,用咱們的空間站,但太空事業耗資巨大,天下沒有白給的午餐,像以前西方太空人搭乘俄羅斯的飛船每次往返的花費摺合十億人民幣。跟中國合作,因為經費不足,跟我們討價還價求便宜點是常事。

那麼這些國家不遺餘力發展太空項目的意義在於什麼?等個十年八年,月亮、火星不是還都在那裡,不會說走就走,為什麼還要投入那麼大的精力?可以這樣講,太空項目是科技的新邊疆,在實現上更為困難,需要更高的精度、更強的可靠性,因此就要開發新材料、研發新技術、打造新系統、編制新流程、探索新的科學規律。太空項目是一個點,而在這個點的背後有一套體系來支撐。發展太空項目則可以帶動其背後的整個體系的發展。這麼說吧,花在太空項目上的錢,給社會帶來的利益是以十倍為單位計量的。早一天投入就早一天占領技術高地,也就早一天收穫回報。

太空項目開發出來的技術也不是僅僅只能運用在航天上,很多領域都有應用體現。比如,你手機上的導航app,支持它運作的是對地觀測、遙感、測高的衛星;公司里衛星電視、衛星電話的背後是天上的通訊衛星;與農業生產息息相關的天氣預報要靠氣象衛星;改良作物、太空育種需要空間站作為實驗場所;對洋流、地震的觀測則需要低軌科學研究衛星。從軍事角度上來講,航天有四大研究領域,推進、控制、返回、以及載人航天,前面三項的技術和洲際飛彈的要求高度吻合。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在蘇聯發射衛星的時候那麼恐懼,你今天能把衛星送到太空,那麼同樣的也就能核彈頭從西伯利亞打到紐約、芝加哥。需要提的一點是日本的航天技術相當發達,僅在返回技術上存在不足,假如這一點的技術難關被攻克了,日本可以在一夜之間擁有打擊我國全境的能力。

歐洲國家近些年因為在財政上捉襟見肘,現在不得不向中國尋求在航天領域上的援助,提出了共享空間站、搭送飛行員的想法,這是中國難得的發展機遇。中國的航天項目的成本控制非常了得,載人航天項目從神舟1號到神舟10號,預算總共就400億人民幣。要知道,現在地鐵的造價都已經到了5億一公里,截止到神舟十號中國載人航天工程所花費的資金僅相當於北京地鐵4號線和六號線的費用。中國人一年在餐飲上的浪費都要達到800萬噸,約合2000億人民幣,能夠支持發射50次載人航天飛船的成本。中國可以大大的利用自身的成本、人才優勢,結合外部資源帶來的契機可以快速提升。

航天領域是較量的新邊疆,是決勝未來的戰場。中科院院士葉培健甚至這樣說,宇宙就是個海洋,月亮就是釣魚島,火星就是黃岩島。我們現在能去我們不去,後人要怪我們。別人去了,別人占下來了,你再想去都去不了。在20世紀初飛機剛剛面世的時候,飛機僅僅是作為雜耍、競技的道具出現,而僅僅在三四十年後就成為了決定國家勝敗的武器。現在航天項目產生的成果也許沒有殲20、遠程火箭炮那樣直觀可見,也不如影視大片、主題公園那樣令人賞心悅目,但是在未來航天卻是決定國家命運的關鍵所在。

鮮花和糖果要比飛機和大炮更能令人愉悅,但沒有了鮮花我們還能繼續前行,沒有了大炮我們就丟失了生存的本錢。我們追求的不是兒女情長的詩和遠方,而是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