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天才留學美國,一蹶不振,淪落20多年!如今因這件事震驚了全世界

2018年04月14日     7,825     檢舉

 他天賦過人,記憶力超群, 他曾是北大的傳奇天才,為專門培養他,北大還把他送到美國深造。可這個天之驕子, 卻在美國從此一蹶不振, 淪落到四處蹭飯,送外賣、端盤子 而30年後的今天,他卻用一件事, 就轟動震驚了整個世界! 他,就是張益唐

 1955年他出生在上海,父親是電氣工程系教, 母親在機關工作,他從小就愛看書,有過目不忘的本事, 4歲就能熟練背出100多個國家的首都, 歷朝歷代的年號和皇帝, 大字還沒識幾個,

就連問帶猜看完了《西遊記》等原著。 然而由於身處那個年代,他的求學之路十分坎坷。

1959年反右運動, 他的家庭遭受沉重打擊,母親精神崩潰,無法照顧他, 便將他送到外婆家。 8歲時,外婆給了他一些零花錢, 在小夥伴眼裏,他簡直是奇葩,不買零食也不買玩,而是買了一本《十萬個為什麼》,書中提到了幾個世界級的數學難題, 而書中最後一段的內容是: 「看來這些問題, 還要留給未來的數學家去解決, 讀者們努力吧。」 當時的他可能怎麼也沒想到, 這個「未來的數學家」,就是自己!

 《十萬個為什麼》引發了, 他對數學的強烈興趣, 9歲時,他就驚奇地, 自己證出了「勾股定理」。 1966年,他被接回北京, 當時是「越讀書越反動」, 可他卻不顧一切,認真鑽研數學。 1970年,他和母親被下放五七幹校,後來「文革」期間,大學制度被取消, 他只能去北京一家鎖具廠當工人, 直到1978年,全國恢復高考, 他欣喜若狂,廢寢忘食地, 自學數學和物理, 不久後,就以優異成績, 一腳邁進了中國頂級學府, 北京大學的大門。

他是北大的風雲人物,因為他實在是太天才了,同學王小東誰都不服,唯獨服他: 「在我心裏,張益唐是唯一一個, 數學天分比我高的。」 崇拜他的姑娘從學校南門排到了北門。

 張益唐靠前第二排,左手邊第二個之後,他又跟隨著名數論專家潘承彪,  在北大讀了3年碩士。 而時任北大數學系主任的丁石孫, 對他欣賞已久,1984年, 第一時間就推薦他去美國留學。

丁石孫然後他就一個小箱子,一個挎包, 一雙木頭筷子,還有一本《古文觀止》,帶著簡單的行李和雄心壯志,就踏上了去往美國的飛機。可他萬萬沒想到,此行, 非但沒讓他在學業上再攀高峰, 反而讓他淪落到送外賣、端盤子!

他的興趣是數論,可現代數學中,數論沒什麼實際用處,代數幾何卻屬於應用數學。丁石孫希望他出國能學代數幾何,成為有利於中國發展的實用性人才。 為國家利益,他毅然放棄了個人興趣, 進入美國普渡大學後,轉到代數幾何方向, 雖不是自己真正的興趣, 可他仍全心全意投入學習,  絲毫不理會異國他鄉的陌生與疾苦,  只為有朝一日學成,報效祖國。

他的導師是美籍台裔教授莫宗堅, 他跟隨這位導師虛心學習,還告訴導師,自己准備把「雅可比猜想」,作為博士論文,莫宗堅感到很驚訝,這是數學界的著名難題,因為這個猜想的棘手程度,曾在世界數學界被形容為:「一個災難性的問題」,而他一個初出茅廬的中國學生, 又有什麼能耐?

美籍台裔數學家莫宗堅 而萬萬沒想到,短短兩年時間, 他就完成了博士論文, 成功的證明了著名難題「雅可比猜想」! 可那時他的證明是建立在, 導師莫宗堅的一個研究成果之上, 當全世界的數學家們, 蜂擁而上研究他的論文時, 卻發現了他的導師莫宗堅的研究有誤。 他雖是兩年就完成了博士論文, 可這樣的得罪導師的結果,卻是讓他幾乎無法畢業。 普渡大學規定博士生學制最長到七年, 他就苦等到第七年,終於獲得了博士學位。 可事情還沒完, 導師莫宗堅雖認可他「十分出色的論文答辯」, 卻拒絶為他書寫工作推薦信。而在美國博士畢業,得不到導師的推薦信,他根本就無法在學術界立足,更不可能有任何研究機構願意錄用他。一個天才,僅僅因為導師的一封推薦信, 才華無處施展,以至於漂泊半生!

之後為在美國活下去, 他不得不另謀出路, 他的一個朋友, 開了一家Subway連鎖快餐廳, 知道他的困境後,主動邀請他去幫忙。 之後他不僅在餐廳遞盤子、洗碗, 還做過快遞小哥,在汽車旅館當過小工, 沒有固定工作和收入,溫飽都是問題, 常常窮到兜裏摸不出一分錢, 只能借住在朋友家的地下室, 過得極其落魄。朋友說:「他的才華一直沒有被很多人認識到,甚至很多朋友還瞧不起他, 覺得他到處漂流,甚至到處蹭飯, 對他相當過分,常常冷嘲熱諷 那時他非常低落的時候,丁石孫教授竭力邀請他回北大,可他覺得以這個狀態回去,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 而拒絶了丁石孫校長, 這個決定他後來一直沒有解釋過, 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看得出來, 他是在爭一口氣。

張益唐與好友,哲學家胡平 盡管生活困頓,他卻始終, 沒有放棄對數學的思考, 其實以他的天才, 研究實際點的可以賺錢的門道, 肯定也能成功, 可他怎麼也放不下數學, 就這樣的生活狀態, 一晃七年過去了。

1999年,當時在美國Intel實驗室, 他北大的師弟唐朴祁找到他, 向他請教一個一直被困擾的數學問題。而僅僅三個星期後,他就解決了,

唐朴祁驚訝的說:天才果然還是天才! 他已經離開學術界七年,怎麼在數學上還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這樣的才華不應該被埋沒啊。實在看不下去的唐朴祁,和另一位北大校友,合力為他在新罕布希爾大學,謀得了一份臨時講師的工作。

  之後的他,在學校裏,

  是沒有正規編製的臨時工,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