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後終歸國!日本友人送南京大屠殺鐵證

2018年04月10日     6,758     檢舉

據中新網報道,31日,這批包含了南京保衛戰中央軍校教導總隊作戰計劃、作戰命令、防禦工事說明等14套檔案,由日本友人岩松要輔先生交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手中。岩松要輔將此批檔案捐贈給紀念館。

岩松要輔(右五)與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右六)

其中包括一份1937年南京衛戍司令官唐生智下達給南京守軍嚴守陣地的命令。

旅日華僑林伯耀(右)在介紹文檔史料情況

發生在1937年的南京保衛戰,是中國軍隊在淞滬會戰失利後,為保衛當時首都南京與侵華日軍展開的作戰。

首頁 > 今日要聞 > 正文

80年後終歸國!日本友人送南京大屠殺鐵證

2017-04-01 熱度: 93945 作者:王照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又添新證唐生智曾嚴令死守南京

經專家鑑定,此批文物系當年南京保衛戰中央軍校教導總隊、南京衛戍司令部的原始文件,對研究南京大屠殺、南京保衛戰有著極高的史料價值。

旅日華僑林伯耀在介紹文檔史料情況

14套檔案包括教導總隊的作戰計劃、口令、防禦工事說明及為外籍教會人士頒發通行證等16份史料。

首頁 > 今日要聞 > 正文

80年後終歸國!日本友人送南京大屠殺鐵證

2017-04-01 熱度: 93945 作者:王照

然而僅一天之後即12月12日,唐生智奉蔣介石命令下達守軍撤退令。守軍各部因撤退失序,多數滯留城內,被日軍大量屠殺,損失慘重。13日,南京淪陷,日軍開始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

「整套文件包含了作戰計劃、作戰步驟等,非常完整,保存良好;既是日軍侵華鐵證,亦具有重要史料價值。」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研究員郭必強認為。

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司令部的作戰命令

致力於傳播南京大屠殺真相的日本老人

捐贈人岩松要輔今年76歲,頭髮花白。他是日本佐賀縣立小城市高等學校已退休校長,曾在日本公立高中做歷史老師30多年。1997年,還是老師的岩松要輔作為日本全國教育委員會訪華團一員到訪南京、參觀過紀念館,受到很大觸動,並致力於將南京大屠殺的真相告訴給他的學生。

岩松要輔(中)

由於任教時常前往舊書店閱覽、收集古書,此批捐贈文檔,正是他2007年在日本九州島佐賀縣唐津市的一個舊書店中偶然發現的。

王衛星推測,這批檔案被當年日軍繳獲、輾轉到日本民間的可能性較大。

據了解,其中一份當年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司令部的作戰命令。命令是由南京衛戍司令官唐生智下達給教導總隊隊長桂永清,簽署時間是「十二月十一日」(1937年12月11日)。這份作戰命令由粗紅框勾勒,字裡行間充滿戰時緊迫感。

南京衛戍司令長官司令部的作戰命令

據新華社報道,命令內容顯示,唐生智要求第八十三軍和第八十八師、第八十七師、第七十四軍「固守」光華門等區域陣地,並嚴令「非有命令不得放棄違者按連坐法治罪」。

教導總隊是當時抵禦日軍、保衛南京的中國精銳部隊。「這份下達給教導總隊的作戰命令,實際上是強調、表達了不惜一切代價死守南京、誓與南京共存亡的信念」,江蘇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王衛星說。

「日本曾推行的侵略戰爭給中國帶來了巨大傷害和痛苦。對此,我發自內心地沉痛反省、由衷道歉。」幾經周折,岩松要輔通過日中協會理事長白西紳一郎、旅日華僑林伯耀,將這批珍貴史料歸還給中國。

岩松要輔說,今年距南京大屠殺事件發生已整整80年。解讀史料,能讓世人了解歷史真相,這也是影響中日兩國未來關係的關鍵。

綠色贖罪

岩松要輔說,日本和中國有著2000多年的交往史;然而進入十九到二十世紀以後卻經歷了許多的不幸。日本犯下了國策的錯誤,推行殖民地統治和侵略戰爭,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傷害和痛苦。

日本友人連續32年來南京「綠色贖罪」

據江蘇荔枝網報道,31日當天,南京大屠殺被害者追悼植樹訪華團也第32次來到南京,在和平公園修剪樹木,進行綠色贖罪。

綠色贖罪

南京大屠殺被害者追悼植樹訪華團團長岡崎真說,日本進行的侵華戰爭,並不是隨著時間的增加就會消失的事情。希望植樹這件事可以一直堅持下來,和平是兩國人民共同的願望。

岡崎真先生是此次訪華團團長,32年前該活動發起人岡崎嘉平先生是他的父親,在悼念活動中,岡崎真先生將父親生前所寫「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的題詞捐獻給紀念館,再一次用行動重申了銘記歷史、反對戰爭的和平誓言。

南京大屠殺慘案審判:「百人斬」案鐵證如山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軍在中國南京開始對我同胞實施長達四十多天慘絕人寰的大屠殺,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南京大屠殺慘案,三十多萬人慘遭殺戮。這是人類文明史上滅絕人性的法西斯暴行。這一公然違反國際法的殘暴行徑,鐵證如山,早有歷史結論和法律定論。

為了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期間慘遭日本侵略者殺戮的死難者,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戰爭罪行,牢記侵略戰爭給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災難,表明中國人民反對侵略戰爭、捍衛人類尊嚴、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立場,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決定將12月13日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長期以來,日本國內總有一些勢力企圖為侵略歷史翻案,為二戰甲級戰犯張目,企圖挑戰國際社會對日本軍國主義的正義審判,挑戰二戰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對此,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決不允許。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今天,我們舉行國家公祭,就是為了牢記歷史,以史為鑑,面向未來,避免歷史悲劇重演。

位於江蘇省南京市中山東路307號的江蘇省會議中心,幾乎每天都舉行著各類重要會議,不少與會者或遊客,都會對其中幾幢民國宮廷式建築印象深刻,甚至駐足留影。其中一幢名為「黃浦廳」的建築,因其系1947年國民政府設立審判庭審判日本戰犯的勵志社大禮堂,作為南京審判的重要見證,被賦予了特殊的歷史含義,越來越受到歷史界、法學界的關注。

「我不是復仇主義者,但是我相信,忘記過去的苦難,可能招致未來的災禍。」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大法官梅汝璈曾經說過的這句話,詮釋著作為一名法學教授在經歷了對日本甲級戰犯審判後的沉思。

「鮮為人知」的是,梅汝璈還說過另一句話:「戲文中常有『尚方寶劍,先斬後奏』。如今系法治時代,必須先審後斬。否則,我真要先斬他幾個,方雪心頭之恨。」這句話更加豐富地記錄下了這位當時中國法學界權威人物「先審後斬」以及秉持公正客觀,希望對日本戰犯通過法律程序進行司法懲罰的思想堅守。

歷史不容否認,更不允許篡改。在第三次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前夕,《法制日報》記者在採訪和搜集大量史料後深切感受到,正是像梅汝璈、石美瑜、陳光虞等法學精英在當時艱苦卓絕條件下,堅守著法治懲戒戰犯的思想,並通過「海量」的司法調查取證工作、嚴格的審判程序和審理中與狡辯的戰犯鬥智斗勇的精神,才留下了一頁頁判決書和一部部著作。

如今,我們才有了對那段苦難歲月的無盡追思,才有了對捍衛審判結論的無比堅守,才有了無情抨擊和粉碎那些罔顧史實、否認南京大屠殺言論行為的堅定意志。在日本右翼頻繁否認南京大屠殺相關史實,不斷激起中國人民以及國際上正義之士和愛好和平人士激烈反對的情況下,梳理出南京「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的那段歷史,顯得彌足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