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畢業,30年走遍中國!這位外國科學家,到底有什麼「目的」?

2018年04月09日     3,712     檢舉

距離戴偉第一次來到中國,已經過去了整整30年。

1987年,戴偉第一次來中國,是去南京參加一場國際會議。此後的每一年,中國都成了他固定的落腳點。9年後,他毅然辭去了英國大學的職位,決定正式定居中國。

他曾是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布里斯託大學博士後、埃克斯特大學的老師。如今,他是北京化工大學的特聘教授、英國皇家化學會北京分會主席。他的足跡幾乎遍歷了中國的每一個省份,說話時對中文的新詞彙信手拈來。朋友們更耳熟能詳的不是他的英文名字David G. Evans,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文名——「戴偉」。

戴偉在「SELF格致論道」講壇做演講

「人們總會明白,我為什麼要來中國」

對戴偉來說,最初做下決定來中國更像是一個偶然。因為上初中時對中國「感興趣」,而去搜尋關於中國的信息;通過中國駐英國的的大使館訂了《北京周報》;因為期刊上報道中國的隻言片語,開始接觸這個遙遠陌生的國度。

當得知能夠留在中國,在北京化工大學工作,他緊緊握住了這樣難得的機會。

北京化工大學

「2016年北京化工大學優秀教師」

在「緣定北化·情系中國」祝賀戴偉教授來我校工作20周年座談會中,北京化工大學校長譚天偉院士為戴偉教授頒發「2016年北京化工大學優秀教師」

那是1996年。

不管是學校,還是全社會的條件,那時的中國都與西方世界存在不小差距。戴偉看到的,卻是這個國家無限的發展潛力,他想在這種快速發展中,做一點自己的貢獻。

「96年跟現在不一樣,那時候我跟同事說我準備去中國工作,同事、朋友不明白,說你在中國能做什麼研究?我說幾年以後你來中國看,才能明白我為什麼要來中國。」戴偉回憶說。

北京化工大學化工資源有效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

而今,中國在科研方面與國外的區別越來越小,在中國,優秀的實驗室、老師團隊層出不窮,在學術水平高的學術期刊上發表的文章越來越多,質量也逐漸提高。許許多多外國的優秀教授、課題組非常願意跟中國進行公平互補的合作。

戴偉感到欣慰,更感激當年做了正確的決定。

「一輩子就這麼一個機會,要是1996年沒有決定來,我現在肯定後悔了。」

「做實驗對學習化學來說,很重要」

在研究方面,中國與英國的化學學科差別並不大。戴偉認為,最大的差別,在於教育。

「中國的教育,以老師為核心,老師在前面講,學生在聽,寫筆記。」

「英國的教育,則是以學生為核心,學生進行小組討論,老師循環解答。」

中國學生做實驗少,像是一種普遍的認知。一個班級學生多,往往無法組成小組進行實驗。而老師更重視高考,會認為實驗不如理論更有必要。

帶高中學生做實驗

跟小學生一起演示實驗

在中國的化學教育中,戴偉最擔憂的就是這一點。

「國外很多高考分直接跟做實驗有關係,如果學生不經常做實驗,他拿不到分,拿不到分考不上牛津劍橋大學。但在中國,沒有做過實驗也可以,因為高考分跟做實驗沒有關係。」

在戴偉看來,實驗的優越性在於提高學化學的興趣,在於更好地理解各種化學反應,更能培養許許多多工作技能。

「我給一個高中課程做氧化還原化學反應時,我拿一個密封袋,把酵母放在裡面,放上雙氧水它會鼓起來產生氧氣。我就問學生袋子裡面的氣體是什麼。他們都說氧氣,怎麼驗證氧氣呢?他們都知道將帶火星的木條伸進去,木條會復燃,因為他們考試時寫了很多次了。但是我做的時候,有一個很多17歲的孩子站起來嘆為觀止、鼓掌,他門覺得很神奇。然而如果在英國的高中演示「帶火星的木條傅然」,學生反應冷淡因為他們自己已經做過很多次。」

酵母粉與雙氧水發生反應,產生的氧氣使帶火星的小木條復燃

也許這就是實驗帶來的魅力,當親自動手去感受來自化學反應的奇妙變化,我們才會覺得,這個世界如此神奇。

「化學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兒」

在中國的20年間,戴偉的教學地點除了教室和實驗室,還包括了許多大規模活動。北京的嘉年華、科技活動周、城市科學展里,遍布了他的身影。2017年10月份的時候還登上了「SELF格致論道講壇」的舞台,做了一場精彩絕倫的演講,以他流利的中文和化學實驗表演,贏得了在場的熱烈掌聲。

同學們在臨時實驗室做實驗

「每個活動中我們都建立一間臨時化學實驗室有自己的實驗室,每半個小時給三十多個小朋友機會進來自己動手做化學實驗。有一個學生,從小學開始每年都來,他叫宋戴勇大有(音譯),現在已經是高一的學生,現在他會在家裡做很多實驗。他參加我們的活動時,經常跟我說你能不能把這個藥品給我,我想做這個實驗。如果除非我判斷是危險的,就不能樂意給他。」

宋大有給同學們演示實驗

「現在每次期末的時候,他們學校組織活動,其他學生唱歌彈吉他,他都給同學們演示一些有趣的實驗。他也可以給小朋友們做老師,講的不比我們研究生老師差。」

戴偉將這個學生稱作「最好的粉絲」,而讓更多的孩子們像他一樣熱愛和理解化學,則成了他在科普生涯中的「小目標」。

戴偉的「小目標」,還包括了更好的宣傳。在研究方面,他希望通過國際合作,提高雙方的科研水平;在科普方面,他希望通過專門的科普平台,通過網絡提高影響力,希望講一次課可以面向更多人……

戴偉總是笑著強調,「化學無處不在。」

他更希望,化學會在大家眼中變成一件真正有意思的事兒。

「母親一定都不擔心我,因為她知道我在中國過得很好」

戴偉愛化學,也愛中國。

在這30年間,中國各方面的快速發展和仍然保留的傳統文化,著實為戴偉打開了認識中國的新窗口。

出差常做的高鐵讓他有些「嫌棄」英國總是延誤的火車,微信和移動支付讓他感受到了信息流通的便捷,與家在農村的朋友一同過年令他大開眼界,他和中國人一樣,喜歡與朋友一同喝酒、聚會……

讓外國人驚嘆不已的中國「新四大發明」

對他來說,中國不僅僅是可以看風景覽山水的「第二個故鄉」,還因為結交了無數熱情好客的中國朋友,而成為了「最好的地方」。

雖然偶爾造訪歐洲各國時,還會請幾天假去英國看望老母親和舊朋友,但中國已經成為了他最親近和最習慣的住所。

「母親年齡大了,20年前來中國看過我第一次就說她不擔心、不必再來一次了,她現在也不擔心,因為她看到我在這裡的生活很好,中國朋友很好很多,在這裡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