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手中明明有一張「王牌」卻不打,為什麼?

2018年04月09日     19,320     檢舉

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於4月8日在海南博鰲舉行,4月10日將進行開幕式。

8日,央視新聞在博鰲亞洲論壇新聞中心的嘉賓訪談區就中美貿易摩擦問題採訪了經濟學家、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

樊綱於2017年博鰲亞洲論壇分會場發言

主持人:樊先生您好,這幾天最大的經濟熱點可能就是中美貿易摩擦了。特朗普稱為什麼要發起一場貿易摩擦、為什麼要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一個原因是美國虧了,因為美中之間存在巨大的貿易逆差,而且美國的說法是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為3750億美元。所以今天的第一個問題是想請您來算一筆帳,這個3750億美元有沒有被高估,有說法是至少被高估了20%。

樊綱:特朗普懂不懂什麼叫貿易摩擦、貿易赤字究竟怎麼算,我看他也不懂。他的那些顧問應該是懂的,但是他們不算這個帳。雖說是貿易逆差,但實際上是拿貿易逆差說事兒,美國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抑制中國成長、中國崛起,所以他們總是提智慧財產權、高新科技。如果美國真正想要減少貿易逆差,怎麼不去減少其他商品、為什麼衝著高新科技去呢?

主持人:對,而且看到美國開出來的要加征關稅的商品清單,幾乎就是衝著「中國製造2025」來的。

樊綱:首先要搞清楚這一點,我們可以算細帳搞清楚,但是美國不會聽,他們的目的是要抑制中國增長,和他們講這些道理是講不通的。所以,我們心裡要有數,首先大方向要明確。然後,我們可以算一算美中的統計數據,特別是貿易統計數字有差額,但這個差額主要是因為中國的進口、出口從香港走,出口到香港的貨物,我們就算去香港的、不算去美國的,但是美國把經過香港的貨物也都算成中國的出口。不過,這本身不是特別大的問題,如果真是轉口貿易,經過香港的話,香港還是賺了一筆服務費。如果我們不算這筆錢,加在一起是有這麼多中國製造產品,但貿易逆差確實還是存在的。

主持人:貿易逆差確實存在的,您剛說到的是貨物貿易逆差,但是美國有一筆錢沒算,就是閉口不提500億美元左右的服務貿易的順差。

樊綱:服務貿易是美國的強項,金融服務、衛生服務、法律服務、物流、旅遊等等;旅遊現在中國是大逆差,其他國家是大順差。因此如果就經常項目而言,總的貿易數字中如果把這個服務算進去是會少一塊,但是客觀上說,即使把這個算進去,我們仍然具有比較大的順差,這也是中國競爭力的一個體現。服務業是我們的弱項,但是服務業的逆差也沒這麼大,而且最近中國的服務業也在出口。

主持人:但美國根本不提在這方面。還有一個數字是,中國對美國出口的貨物中,有40%左右都是美國企業在中國生產的,比如蘋果手機,據說90%都是在中國生產的,但是這筆貨物出口到美國,就算在中國對美國的出口上,但其實賺大頭的是美國企業。以蘋果手機為例,賺大頭的是美國蘋果公司和經銷商,中國的加工企業可能只賺了百分之一點幾。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樊綱:算帳的話,這個問題是比較重要的。這裡面包括兩個問題,第一,90%的零部件不是中國直接生產的,但美國直接算到中國頭上;第二,生產者是誰,是美國公司還是中國公司,有多少是美國公司生產的,又多少是中國公司或者合資公司生產的。

第一個問題特別大、也長期存在。其實我們和其他很多國家是逆差,比如韓國、馬來西亞等。那麼逆差出現在哪些方面呢,就是這些零部件,比如電子產品、顯示屏等等。這些零部件進來後由中國組裝,中國只賺了最後組裝的錢,也許是勞動力、地租、管理費這些。剛才你說只賺百分之一點幾倒不至於,可能有百分之五;在產品整體價值中,一個蘋果手機一千美元,也許有一百塊錢是中國製造。但是一經中國出口,就都算在了我們帳上。其實在這個意義上,中國代表了一些東亞國家或地區,中國從日本、印度尼西亞、台灣等地進口原材料,最終這些逆差都會轉變成對美國的順差。但是,美國不會聽我們說這個道理,反而都記我們頭上。

第二就是跨國公司。現在占的比率還低一點,有段時間將近60%出口是由跨國公司出口,那麼究竟是外國公司還是合資企業或獨資企業呢?所以,美國跨國公司在中國生產再出口到美國,也算作中國的,認為是國家戰略的一部分。美國指責中國搞國家補貼的,但國家不會給外資企業補貼;雖然國有企業可以有政府補貼,但現在國有企業在出口中占得比重很小,出口中的大比重,要麼是民營企業要麼是跨國公司、外資企業。但是,美國不講這個道理,只說政府給某些國有企業補貼,所以這些帳細算起來是有很多很多問題的。

主持人:所以說,帳面數字是一回事,實際獲利又是另一回事,那麼從實際獲利上來講,您覺得美國在和中國做生意時虧不虧?

樊綱:最重要的一個虧不虧的問題美國沒有算,就是美國國民福利。那福利體現在哪?體現在中國產品價格都下降了。中國產品物美價廉,幾十年來美國消費者從中國製造、中國出口中享受巨大福利,將美國通貨膨脹率壓得很低。但是美國當然更不會算這個問題。美國只想著從國家角度來講,中國公司、中國企業都發展了,中國國家實力越來越強,而不會顧及真正的國民利益,即使要顧也只顧那些丟失工作、支持特朗普的選民,絕對不會告訴國民你們買的東西那麼便宜可別忘了是誰生產的。

主持人:就您的觀察而言,美國現在是拿貿易逆差說事,醉翁之意並不是真正地要把貿易逆差變成順差或是減少逆差,那麼真正的用意是什麼?

樊綱:真正的用意就是要抑制中國發展、給中國找麻煩。美國覺得虧的地方是,怎麼能讓中國發展起來。以前以為讓中國加入WTO可以抑制中國,但加入後怎麼反而讓中國發展起來了,這是沒想到的事情。而且中國發展起來不是按照美國的思路和模式,中國走了自己的道路、有了自己獨特的發展理念,這也讓美國覺得虧了。美國真正的焦慮和糾結就是這個。所以,一定程度上而言,即便我們要和他算貿易帳,他也不會理你。

主持人:我知道您3月底時參加了一次中美經濟學家閉門座談會,雖然外界不知道會議討論了什麼,但您感覺到美方有這種戰略焦慮嗎?

樊綱:現在美國表現出來的就是這種戰略焦慮,以特朗普採取的這種特殊方式表現出來。但從特朗普的顧問們、背後的經濟學家發表的言論來看,他們不是不知道這些問題、也不是不知道貿易逆差是怎麼存在的。為什麼有貿易逆差?這筆帳他們都會算。第一,美國是國際貨幣發行國,要讓大家持有自己的貨幣並成為主流貨幣的話,就得常年有赤字,只有赤字,錢才能出去。第二,美國國內儲蓄這麼低,消費又這麼高,不儲蓄不投資那就是從其他人那裡購買,再加上又發行貨幣,印了錢就能買東西,就自然會發展成這樣。但是,這兩個原因只是貿易赤字的一般性原因,即這個赤字可以是跟中國之間的,可以是跟歐洲、墨西哥、日本或德國等等。那特殊的是,為什麼和中國的貿易逆差這麼大?美國和中國帳單上的貿易逆差確實將近50%。一方面是,這幾年中國崛起,競爭力越來越強,但另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比較優勢。美國的經濟學家都懂什麼是比較優勢,中國的比較優勢就是低端、中低端產品,美國的優勢是高端產品,所以按照比較優勢的話,,美國是可以出口的,可以做到沒有貿易逆差。

主持人:所以美國高新技術產品為什麼不放鬆對華出口?

樊綱:因為美國搞貿易保護,自稱貿易控制。貿易控制就是不賣給中國高新技術,但中國想買的就是高新技術。現在越來越多低端或中端產品、機件都可以自己生產,沒什麼可買的,但中國想買的美國又不賣,所以中美貿易是沒法平衡的;赤字為什麼這麼大,就是因為我們想要的你又不賣,然後你買了我們的東西又不認為物美價廉,最終逆差長期存在,抱怨也就來了。但這些問題美國不是不知道,不出口高新技術就是為了不讓中國發展,今天即便中國向美國出口高新產品、美國政府也不讓美國人買,更不要說讓中國發展。從這個意義上而言,我們要想清楚,算這筆帳就是給美國聽聽而已,美國要的是戰略上制衡中國。

主持人:我們知道兩件事情,一個是特朗普喊虧了,但其實不公平的是我們才對,第二是在這個環境下中國還有什麼牌可打?在美國這種戰略意圖下,我們怎麼來發展的製造業和實體經濟?

樊綱:第二個問題更重要吧。現在怎麼打這個問題我覺得即重要也不重要,因為貿易戰總是這樣你來我往,不可能不打。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想清楚自己發展的長期利益在哪、怎麼理性應對。中國的根本問題是,我們能逐步發展起來,要儘可能少受外界干擾,儘可能不要發生大波動,保持持續增長。現在大家應該都能看出來,發展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自己原來什麼都沒有、人家什麼都有的情況下,要在市場上競爭是多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