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打貿易戰還激烈,這次,特朗普遇上了難纏的對手!

2019年06月04日     3,877     檢舉

貿易戰場風波未平,輿論戰場又烽煙四起,帶路黨胡亂造謠,瓦解民心鬥志的謠言竟也瘋狂傳播,有鐵友問老蔣,為啥憑空捏造的謠言能傳播的如此之快?因為這其中暗藏著一門學問,而麻麻賴賴的特朗普似乎深諳其道,今天咱就說說這事。

貿易摩擦愈演愈烈,當下又是謠言滿天飛的季節。在這信息如櫻花般飄落的時候,你是否腦子宕機?你是否直接懵逼?

沒錯,因為你的大腦帶寬已經無法適應信息時代的發展。

你別看人類大腦的先進程度遠遠超過其他哺乳類,進化出了高階認知能力。實際上我們比鯨魚的大腦並沒有代差。比方說人腦在1.5公斤和一個腦袋的空間塞進去860億個神經元,但鯨魚也在9公斤的腦子裡塞進了四分之一強的神經元,如果鯨魚的腦子可以再增加四倍,有可能達到人類的智商高度。

反過來說,人類經過這麼久的進化,並沒有如自己認為的那樣超越了萬物。畢竟只有五千年文明的人類相較於動輒十萬年起步的生物進化,還是太短暫了。

這就意味著,人類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聰明。

還記得CCTV的反詐騙廣告嗎?

人類在生物學上的困境還不止於此,對於人這樣的群體動物來說,信息的傳遞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在傳遞速度不發達不準確的時代,經常會發生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我在老戰士的戰鬥日誌上就看到過這麼一段:

幾名偵察員滲透到村子裡,剛好村的那一頭駐紮著敵軍,敵人哨兵發現我軍後,一邊逃跑一邊大喊大叫,結果引發整個營地的混亂和潰逃。

在緊張的戰場上,「敵人有多少」,「敵人在哪裡」都不如「危險來了」更簡單明了。哨兵逃跑中喊叫的行為並不能向周圍的人傳遞有用的信息,反而加劇了恐慌。當人感知到危險,第一反應就是跟著大家跑。可想而知,老兵和有頭腦的人並不想跑,因為潰逃是很危險的,但新兵和笨蛋已經跑了,你不跑就意味著落單,這比跟著跑還要糟糕。

最終,決定整支部隊戰鬥力的,竟然是最蠢最懦弱的士兵。

幫助戰友就是幫助你自己!

在這個真實的戰例中,我們可以發現傳播學的幾個很重要的原則,同樣這也是謠言製造者的圭臬。

這第一條,就是易懂!

那個「圭臬」是我故意用的。圭臬指古代測日影和測量土地的儀器,引申為某種事物的標尺和準則。就這一個詞,可以讓這篇文章的傳播量減少一半!大家都很忙,誰沒事給你百度一下。在缺乏信息的時代,就更不可能了。既然不懂,最簡單的選擇就是忽略。

相反,一個簡單易懂的詞,雖然表達不準確,但能讓大多數人看懂,自然就能傳播開來。說到這裡,有人應該明白為什麼我的科普文總會有人吐槽,因為一個專業問題要讓業餘人士看懂,內容上必須妥協,有時候我不得不用簡單但不準確的表述來說明一件事情。被吐槽也就在情理之中的啦。文後吐槽的也不要氣餒,你能夠吐到點子上,證明你比一般人聰明。

從這個意義上說,特朗普還是比較懂傳播學的,因為他的觀點總是簡單易懂,從不打彎。

加稅就能贏!

簡單明了,邏輯清楚,無怪乎特朗普得到這麼多人包括我的喜愛。但是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簡單明了就一定能讓人相信嗎?

這就涉及到第二個原則:剝奪自信

越是理智的人,越是自信,越不容易表現出盲從。要讓這些人接受你的觀點,必須摧毀他們的自信,哪怕是一小會兒。比如日本核泄漏期間經典的搶鹽謠言。

正如上文提到的那位敵方哨兵一樣,一聲悽厲的喊叫,誰聽見不緊張。在恐懼和緊張情緒里,誰敢說自己能夠一直保持理智,堅持自己是對的?而一旦某個平時大家都認為理智的人被捲入謠言,就會有更多的人選擇相信,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而最初的那片雪花,只是一個菜得摳腳的哨兵而已。因此,判斷謠言的一個很重要特徵就是是否危言聳聽!

唉呀!我又發現這是特朗普的專長啊!

特朗普敦促大力推動5G無線技術,盯緊中國威脅

「中國很危險」與「加稅就能贏」,看似矛盾的說法卻有著同樣的傳播學特徵。不管你信不信,只要不看書的紅脖子們相信就可以了。

紅脖子:我沒看過什麼書,但我代表真理。

特朗普無論在什麼樣的場合都以咄咄逼人的氣勢出現,向選民展現出極度的自信。他的口號你能聽懂,他又很自信很接地氣,這麼自信的人你跟著走總不會錯吧?

呵呵!

美國總統從柯林頓之後,越來越走「群眾路線」,口號簡單自信爆棚,形象草根一些就更好了。

這就是第三個原則:弱者有理

現實世界強者占優,但到了輿論界就反過來了,弱者有理!

特朗普在競選過程中以政治素人打扮自己,戰勝了政治達人希拉蕊。這反映的是傳播中人們不相信強者,或者說是弱者的共情。情緒永遠是最容易感染人的!

那位哨兵變了腔調的喊聲就是一種情緒的傳遞,一個弱者瀕死哀嚎的聲音,足夠引發群體共鳴。利用情緒共鳴進行傳播的公眾號其實不少,比如現在已經註銷的「咪蒙」公眾號就特別喜歡販賣焦慮。還有什麼養生公眾號也是如此,我們爹媽那些「不打疫苗」的醫學常識就是這麼來的。

MOSS:要人類保持理智是一種奢望

在情緒面前,強者天然不占理。特朗普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的言《福克斯》也看不下去了(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當然,特朗普也不是沒有嘗試過把美國打扮成受害者,比如「美國吃虧論」。可惜,「中美協議必須更有利於美國」,當美國人把這個掛到嘴邊上的時候。特別是把這句只能做不能說的話公開發表之後,美國就不可能再扮演一個弱者的角色。

所以我們看到,在華為斗川普的劇本里,華為以弱敵強,獲得了絕大多數人的支持。不僅在中國國內,也在國外。在這一輪博弈中,雖然勝負猶未可知,但就人心向背而言,中國人眾志成城,美國人互相吐槽,特朗普已經實際上輸掉了輿論戰。這與之前中國政府無論怎麼做都會被國內公知帶節奏,美國人偏聽偏信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

也許正如《火與怒:特朗普的白宮》所說的一樣,特朗普是一個四次破產的商人,他想不到這麼遠。特朗普成功運用了傳播學登上總統寶座,卻又在宣傳陣地上自己把自己置於尷尬境地。只能說,在怎麼爭取群眾支持這件事情上,他碰上了一個更加難纏的對手。

論和行為在鎂光燈下不斷的被各國媒體放大。恃強凌弱,這個標籤一貼上去(貼標籤也屬於簡化信息的一環),輿論上先天處於劣勢,更別提你還蠻橫無理了。

當美國宣布制裁華為的時候,推特上罵娘的美國人不在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