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最強盛時滅占城征寮國緬甸,稱霸東南亞,宗主國明朝顏面盡失

2019年06月03日     2,306     檢舉

現代的越南在歷史曾是三個國家的領土,北部屬於中國的交州,中部屬於東漢開始成立的占婆,南部屬於高棉帝國的一部分。宋朝初年,唐末開始治理的靜海軍節度使自立,這成為越南國家歷史是開端,靜海軍隨著宋朝被蒙古滅亡而成為歷史,而靜海軍藩鎮也自立為安南國。

黎聖宗

安南版漢武唐宗滅占婆打破平衡獨霸天南

早在藩鎮時代的靜海軍節度使李朝時期,安南就開始與占婆進行戰爭。李朝和陳朝時期,由於安南和占婆之間的實力相當,誰都無法消滅誰,雙方雖然互相多次攻入對方都城,但都只是短暫的勝利,彼此始終無法取勝。15世紀,隨著越南強大的後黎朝興起,當時經過明朝統治20年後,後黎朝全方位模仿明朝,中央設立六部,地方上推行儒學,輸入先進的農業技術,對於軍事上改革並大量使用火器,使得15世紀後黎朝黎聖宗時期安南處於十分鼎盛的時期。越南現代史學界也表示當時後黎朝是「我南國更加文明昌盛,顯赫於一方。自古至今,我國從未達到如此之強盛」。

《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實錄》記載稱讚此時的黎聖宗是漢武唐太宗那樣的偉大君主:

創製立度,文物可觀,拓土開疆,昄章孔厚,真英雄才略之主,雖漢之武帝、唐之太宗,莫能過矣。

而這個所謂的強盛就在於黎聖宗時期一舉攻滅了安南的世敵占婆,黎聖宗早期曾要求占婆王前往安南都城東都朝貢。但是當時占婆王表示拒絕後,然後向安南和占城共同的宗主國大明告狀,請求明朝從中調和。

《明實錄·憲宗實錄》卷三,天順八年三月庚申條。

安南國(指後黎朝)侵擾本國,求索白象等物。 乞照永樂年間,遣使安撫,置立界牌碑石,以免侵犯,杜絕仇釁。

當時明英宗要安南和占婆兩國「謹守禮法,保固境土,以御外侮,勿輕構禍」。此後安南對占婆十分厭惡,兩國關係惡化。占婆國原以為有明朝撐腰,竟然不明局勢之時悍然出兵對此,侵占掠奪安南化州等地,黎聖宗眼見占婆如此無禮,1471年黎聖宗率軍親征占城。當時由於占婆國內不穩定,只是海盜聯盟的性質,越是黎聖宗誘降占城官員蓬莪沙、琴績、道貳等,使他們「進獻方物」投降後黎。最終擁有先進火器等武器的黎軍進展順利,出戰不到三個月,後黎軍就占領占城國都闍槃,生擒占婆國王槃羅茶全。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卷之十二》對此有詳細記載

三月初一日、闍槃城陷、俘獲三萬餘人、斬首四萬餘級、生擒茶全還、班師。先是、諸營飛橋既成、茶全日送降欵、上召黎厥忠等謂曰:賊之鬪志已解、我之攻期既成、茶全今日乘城、一鼓可拔。予將發炮、恐彼知之、不如密約諸營、同時進討。「茶全妻乃賁該之女、與女姪皆其兄槃羅茶悅之妻、而茶全烝之。茶全既被擒、其將逋持持走至藩籠、據其地稱占城主、持持得國五分之一、使使稱臣入貢、乃封為王、帝又封華英、南蟠,王凡三國、以羈縻之。

從此,占婆不再作為一個獨立國家而存在了,其民眾南遷賓童龍,分為三個鬆散的地方土司,而這些土司世代需要安南君主的冊封才能存活下去。

安南滅占婆打破昔日的區域平衡,奠定安南日後在中南半島與緬甸及泰國爭霸的局面。而黎聖宗也以自己功勞自稱」天南洞主「,表示安南國獨霸天南。

明朝疆域圖,南部是交趾占城和三宣六慰

強盛安南國攜南進餘威西征寮國緬甸

黎聖宗攻滅占城後,將征伐的對象瞄準西部的,此時黎聖宗希望攜南進餘威,出兵西境,征伐寮國和緬甸,意圖稱霸中南半島。

當時的寮國分處於川壙王國和瀾滄王國,而緬甸等地則屬於鬆散的撣邦土司及阿瓦王國時期。而當時寮國緬甸等地名義上明朝的土司,合稱為三宣六慰,其中寮國緬甸大部分是六慰(六慰是車裡宣慰司、緬甸宣慰司、木邦宣慰司、八百大甸宣慰司、孟養宣慰司、寮國宣慰司)。

其實早在黎聖宗出征占城之際,安南西部的諸國就已察覺到區域平衡已經被打破,曾派遣使臣前往安南黎朝都城,黎朝也進行所謂的接受貢臣的朝貢禮儀。黎朝徹底滅占城後,武功顯赫無比,西方諸國更是明顯受到震懾,紛紛前來朝貢。

當時的後黎朝對於這些西方國家視為夷狄,將自己視為華夏。對於他們提出許多無理要求,如要求各國都要進攻最珍貴的禮物。其中黎聖宗在1477年聽聞瀾滄王國破獲一頭白象,要求進攻白象的毛髮給後黎朝。然而在瀾滄王國白象是聖物,不可褻瀆,後黎如此無禮的要求讓瀾滄王國十分憤怒,最終瀾滄王國送給後黎白象糞便。此舉使得瀾滄王國和後黎朝關係破裂,黎聖宗準備出兵西征。

1478年,黎聖宗封黎壽域為征西將軍,領兵入侵瀾滄王國。1479 年越南十八萬人的大軍進入川壙王國、瀾滄王國及更遠的西邊之地。瀾滄王指揮數萬士兵和象軍對抗黎軍,但是由於實力懸殊,裝備了火器和大炮的黎軍迅速將瀾滄打敗,黎軍攻陷了瀾滄首都勐蘇瓦。

瀾滄國都被占,瀾滄王乍加帕不願淪為第二個占城,於是逃到蘭納,使得瀾滄王國與蘭納的同盟對抗後黎。1480 年黎軍一路打到蘭納 ( 即名義上屬於明朝的八百軍民宣慰使司) ,黎軍還出兵西雙版納 ( 即車裡軍民宣慰使司),要求版納召片領向後黎皇帝朝貢 。當時由於蘭納和西雙版納有矛盾,版納召片領準備臣服,後黎朝還下了聖旨給版納召片領,最後一路追擊黎軍甚至入侵到了緬甸的阿瓦王國伊洛瓦底江 ( 即金沙江) 。當時乍加帕之子梭發那·班朗領導寮國人反抗黎軍,梭發那·班朗突襲黎軍,使其損失慘重,而黎聖宗深知瀾滄王國不再有問題,於是下令撤退,昔日輝煌瀾滄王國淪為地區小國,日後被迫附屬周邊大國。

《大越史記全書·黎皇朝紀·聖宗淳皇帝下》記載為:

入寮國城(瀾滄王國)獲寶物,其國王遁走,虜其民,略地至長沙河(或作金沙河)界,夾偭國(或作緬甸國)南邊

當時做為擁有三宣六慰的明廷,對於後黎朝侵略明朝下的宣慰府十分緊張。1480 年 7 月,雲南總兵官得知瀾滄王國(名義上為明寮國宣慰司)遭黎軍侵襲,立即前往查探。當時明軍得到的信息是「言交人以追捕叛黨為辭,攻取寮國二十餘寨,殺二萬餘人,又欲往八百之境,得安南偽敕於車裡」。雲南總兵上述明朝廷,明朝下令命名廣西布政司移書警告黎聖宗 ,要求安南國守境以全臣節,不許輕舉妄動侵擾三宣六慰。

《明實錄憲宗實錄: 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十六》記載明朝對安南的警告:

壬子敕安南國王黎灝曰朕恭膺天命嗣守天位以天下為一家視萬民猶一體一言一事未嘗有拂於天,爾國雖殊方萬里朕不以為遠而忽之徂歲傳聞王興兵攻殺老過又欲進徵八百。宜安靜守常欽畏天道,恪秉藩臣之禮,允迪睦鄰之誼非特寮國在所當睦,凡與王國接壤者皆在所當睦也,若以兵強國富越境,而侵之天之視聽,自我民其應有不旋踵者,王其深省之。

並下敕要求三宣六慰及雲南管轄的廣南等土司,相互聯合起來,互有保障。1482 年 6 月30 日,蘭納告知明朝「奉命救護寮國,已退交兵」。

安南的火器

黎聖宗洪德十五年黎軍分四路進入西雙版納,要求西雙版納朝貢,並企圖再次出兵寮國。當時雲南警告黎聖宗,安南卻傲慢回信。 不過黎聖宗有礙於強大的明朝,停止進軍。

《明實錄憲宗實錄: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五十七》對此記載:

丙寅雲南守臣奏寮國八百各具緬書稱交址已還兵。

之後黎朝雖然在偶有進軍,但是都被明朝嚇阻,而明朝這邊明孝宗時時常刺探安南信息,三宣六慰也向明朝報告安南的企圖心。

《明史》曾載:

弘治元年 ,緬甸來貢,且言安南侵其邊境。二年遣編修劉戩諭安南罷兵。

明孝宗後這才明白安南的野心,加上之前占城被黎聖宗徹底消滅,明朝十分不滿,於是下令警告黎聖宗,是否要重新上演永樂南征的故事。

《明實錄·孝宗實錄》卷三十八,弘治三年五月丙子條:朝廷一旦赫然震怒,天兵壓境,如永樂故事,得無悔乎?

後黎朝都城皇城(今天河內)

最終安南黎聖宗擔心明軍真的會出兵南征,於是有所收斂。最終黎聖宗企圖攜滅占城餘威,西進吞併寮國等地的西征計劃最終以失敗結束。黎聖宗西征雖敗,但此戰對於明朝六慰破壞嚴重,也讓這些土司明白明朝虛弱無法保護自己,三宣六慰中的六慰逐漸瓦解,被黎軍打的差點王國的瀾滄王國從此不再成為地區霸主,雖然曾吞併蘭納,但始終淪為各大國的附屬國。而黎朝通過西進征伐,樹立亞宗藩體系,各國為了安寧,唯有繼續向安南朝貢,而安南歷代繼續做著天南帝國的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