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朱然墓出土,一木屐距今1700年,學者:日本的木屐源於中國

2019年06月03日     240     檢舉

目前日本是木屐最流行的國度,日本人也宣稱木屐是國人發明的產物。史料中雖然記載,中國人於3000年前就發明了木屐,但缺乏文物佐證。日本對此並不認可,他們認為中國上古時代的木屐,與日本流行的木屐外表差異過大,沒有直接的傳承關係。直到東吳朱然墓出土,這位孫權曾經的好友,留下的一雙漆木屐,證實了木屐是由中國人發明的,之後才流傳到日本。

上世紀80年代,安徽馬鞍山一座古墓的出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它的墓主人是朱然,此人作為孫權至交,同潘璋一起擒獲關羽,是東吳迄今為止最具價值的出土陵墓。朱然墓遭遇過盜墓賊的洗劫,但墓葬中仍有大量漆器和竹製品。

此類物品盛產於長江流域,對於盜墓賊而言,它們的經濟價值接近於零,而且一些獨特的紋理、構造具有明顯的時代、階級特徵。出售此類漆器和竹製品,收益遠不如黃金、珠寶、瓷器,而且容易暴露盜墓者身份。

因此朱然墓雖然殘缺不全,但大量的漆器和竹製品,研究價值極高。朱然墓也是東吳出土墓穴中,文物保存度、墓主人身份、研究價值,綜合評定後最具研究價值的一座。

這些漆器和竹製品,反映了當時東吳貴族階級的飲食習慣、禮儀風俗、禮樂制度。但最顯眼的是一雙漆制木屐,它以一塊漆黑的堅木為底板,兩側打有兩排細密的小孔,中間由細繩連接,達到固定腳掌的目的。

朱然墓中出土的漆制木屐,無論外表形式,還是內在構造,與當今日本流行的木屐並無太大改動。而朱然作為東吳傑出將領,其墓穴中的漆制木屐,距今已有1700年的歷史了。那麼日本人宣稱,木屐是本國發明的產物,1700年前他們在幹什麼呢?

樂浪海中有倭人,分為百餘國,以歲時來獻。

《漢書.地理志》中,記載日本位於樂浪郡東邊的海中,島嶼上分為大大小小一百多個國家,會時不時來大漢朝貢。樂浪郡設置漢武帝年間,位於朝鮮半島北部,直到「五胡亂華」之時天下大亂,高句麗才吞併了樂浪郡。

因此《漢書》中的「倭國」,無論從地緣地理來講,還是從歷史角度來講,就是日本的前身。而1784年,日本出土的「漢委奴國王」金印,更是證實了日本自漢代起,就是朝貢國之一。對此日本學者持有不同意見:其一,1784年金印出土時,仿製金印不從在技術難關,金印有後人偽造可能;其二,《漢書》中記載的是「倭國」,而金印上的字跡為「漢委奴國王」。

親魏委王,假金印紫綬。

《三國志.魏書.倭人傳》的記載,擊碎了日本學者無力地辯解,三國時期雄踞北方的魏國,迎來了卑彌呼女王的朝貢。而魏明帝接見使者一事,在《三國志》中記載的也是「親魏委王」,由此可見「委」與「倭」相通,「委王」,就是指的「倭王」。

至於金印可能是後人偽造的說法,更是滑天下之大稽。它出土於1784年不假,但金印出土不是在中國,而是在日本本土。如果偽造是誰偽造,誰有必要偽造?如果說金印由中國人偽造,傳入日本,先不說思想要多超前,乾隆年間早已閉關鎖國數百年了。

因此距今1700多年的朱然墓,出土的木屐年代是遠遠早於日本的,同時期的他們還在前往朝貢魏國的道路之中。那麼木屐究竟是怎麼傳入日本,並風靡全島的呢?

木屐於漢代、魏晉時代盛行於中國,但隨著紡織業的發展,很快便被質地柔軟的材質取代了。穿著堅硬的木屐,腳掌並不是特別舒適,在中國只有特定的環境,才穿著木屐。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但隋唐年間起,質地堅硬的木屐,就只有在特定環境下才會穿戴。比如登山之際,李白為了追慕東晉大文學家謝安,便穿著謝公屐登山。登山便利是一方面,追慕先人的情懷是另一方面。而日本作為現今木屐最流行的國家,就是由隋唐年間引進本國的。

無論怎麼看待日本,沒有人否認它是一個善於學習,並將其發揚光大的國家。唐高宗年間,朝鮮半島存在三個國度:高句麗、百濟、新羅。其中新羅最弱小,也最親近大唐,唐太宗年間弱小的新羅派出了最多的留學生。

但白江口之戰後,大唐名將劉仁軌以1萬水師,擊敗日本4萬水師後。日本馬上改變態度,依照兩漢先例,遠赴長安進行朝貢。而且不久後,長安城內的日本留學生,就取代了新羅遣唐留學生最多的桂冠。

日本留學生和使團,自唐高宗晚期時,將大量隋唐制度、文化、風俗等引入日本。大到隋煬帝年間,開創的科舉制度;小到盛行於兩漢、魏晉時代,已經呈現衰弱態勢的木屐。他們對於先進的理念與生存方式,有著極大的包容性,並可以在引進之後,進行適合本國的有益改良,甚至趕超發明國的使用程度。

朱然墓的出土,向世人展現了1700年前中國木屐的實物。我們可以驕傲地說「中國人最先發明了木屐」,但我們不能否認「迄今為止日本成為了木屐最流行的國家」。我們需要反思:祖先的智慧結晶,還有多少可以供我們遺棄呢?此類事件,絕非個例,「漢服」復興提出多久了,我們還在會為「漢服」出現驚奇不已,對街頭身著「漢服」之人指指點點,這是傳統文化遺失的後遺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