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前古棺內發現一把寶劍刃鋒閃閃,試驗鋒利時大家都吃了一驚

2019年06月02日     18,224     檢舉

不少網友對「越王勾踐劍」應該不陌生,這件國寶級文物曾作為古代中國科技輝煌成果,進入教科書。其實,這件文物出土之初對到底是不是越王劍有過爭議。

越王勾踐劍是春秋晚期越國青銅器,出土於湖北省荊州市江陵縣望山1號楚墓。

離望山1號楚墓不遠的望山橋1號楚墓考古現場

這座墓是發現的?原來1965年秋季,湖北省漳河水利工程總部在時荊門縣至江陵縣馬山區境內,自北而南修建漳河水庫二乾渠。這一帶有大量古墓葬,為了有效保護文物,湖北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隊與漳河總部文物考古工作隊領頭,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員會、湖北省博物館、荊州地區博物館、江陵縣文物工作組和荊門縣文化館一起參與,對工程所涉及的古墓進行了考古發掘。

發掘工作從1965年10月中旬開始,至1966年1月中旬完成,歷時3個月。除清理了部分小型墓葬外,還對江陵縣馬山區的望山1號、2號和沙冢1號三座大型墓葬,進行了清理髮掘。

望山1號墓由此發現,著名的越王勾踐劍驚世出土。

越王勾踐劍

望山1號墓址在時江陵縣馬山區裁縫公社望山大隊,東南距紀南城約10公里、距荊州城約18公里。望山1號墓規模比出土繪有中國最早風俗畫的漆妝奩《人物車馬出行圖》的包山M2號墓要小,但保存較好。

望山1號墓旁還有一些有封土的冢墓,由於分布不像包山家族墓地有規律,推測不一定是同一家族墓地。

望山1號墓的封土早年遭到破壞,在考古發掘時,尚有殘高2.8米、底徑18米。挖開後,墓坑為長方形,墓口長16.1米、寬13.6米,可見當年上面有很大的封土。

到墓底有五級生土台階,距地面8.4米。內置木槨,長6.14米、寬4.08米、高2.28米。槨蓋之上滿鋪竹蓆。

離望山1號楚墓不遠的望山橋1號楚墓槨室揭開,內棺暴露

槨分三室,三室之上皆有頂板。三室之間僅用橫樑、豎梁、立柱分隔,而未用隔牆、隔板隔開。頭箱主要放置銅、陶禮器,邊箱主要放置車馬兵器和生活用品。

槨室內有一重棺。重棺就是內棺外還套了一層棺,外棺是楚墓常見的長方盒狀,就如不少網友見過的出土女屍的湖南馬王堆西漢墓出土外棺那樣;內棺為弧形懸底棺。

揭開棺蓋後發現,屍體早已腐爛,骸骨尚存。據骸骨形狀,可以知道是仰身直肢收殮下葬的,後經鑑定墓主是男性。

望山橋1號楚墓內棺

由於墓葬保存完好,未曾遭到盜墓者破壞,出土的隨葬器物有783多件,計有青銅禮器、仿銅陶禮器、車馬器、兵器、漆木器和玉石等,包括著名的越王勾踐銅劍,虎座鳥架鼓,彩繪雙頭鎮墓獸等。

出土的竹簡保存情況較差,內容為卜筮記錄。由竹簡可知,墓主是一個大夫,名叫邵固,下葬年代大約在公元前300年左右。

最令人興奮的是,在棺內人骨架左側,取出了一柄裝在黑色漆劍鞘內的青銅劍。

望山橋1號楚墓棺內隨葬青銅劍露出

此劍全長55.6厘米,劍格寬5厘米,劍身滿飾黑色菱形幾何暗花紋,劍格正面和反面還分別用藍色琉璃和綠松石鑲嵌成美麗的紋飾,劍柄以絲線纏縛,劍首向外翻卷作圓箍形,內鑄有極其精細的11道同心圓圈。

當時拔劍出鞘,依然寒光閃閃,毫無鏽蝕,刃薄鋒利,真的難以想像,歷經2000多年還能如此。當時考古專家用20多層紙張試驗一下鋒利程度,一划而破,在場人員無不驚嘆!

還有令人吃驚的,在劍身上發現了8字銘文,而且是鮮見的「鳥蟲書」(見下圖)。

越王劍8字銘文

鳥蟲書又叫「蟲書」或「鳥篆」,是篆書的變體,常有像鳥之筆,可以視為中國文字中的美術字或藝術字。

由於對這種字體不常見,即便文字專家釋讀也不容易。

當時,正在發掘現場指導工作的著名歷史學家、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方壯猷教授,領著一班年輕考古工作者,連夜對劍銘進行了釋讀,想弄劍的主人,在沒有參考資料的情況下,8個字中釋出了6個——,分別是「越、王、自、乍、用、鐱」六個字。

僅釋出「越王」二字,已讓大家興奮不已,證明是越國之物。這是越王墓嗎?

望山橋1號楚墓開棺現場,與望山1號墓一樣,頭顱側現青銅劍

越國地處東南,越人是一個古老的氏族,傳始祖為夏朝君主少康的庶子無餘,大禹的直系後裔。夫譚是春秋時越國第一任君主。夫譚死後允常繼位,公元前496年允常死後,勾踐即位,這兩位對越國的貢獻極大,沒有他們就沒有越國的雄起。

前473年勾踐消滅了吳國,成為春秋時期的最後一位霸主。越國的勢力和地域均大大增加,範圍一度北達齊魯,東瀕東海,西達今皖淮、贛鄱,雄踞東南。

從公元前510年允常開始稱王算起,到公元前306年國王無疆攻楚時中埋伏身亡,越國有共9代王:勾踐、鹿郢、不壽、朱勾……至無疆,這把劍的主人會是哪位越王?

據湖北考古專家譚維泗撰文回憶,當年,中國文博界的專家大都參與到這把劍的研究討論之中。討論由方壯猷發起的,參加者有郭沫若、於省吾、唐蘭、容庚、徐中舒、商承作、夏州、陳夢家、胡厚宣、羅福頤、王振鐸、顧鐵符、蘇秉琦、朱芳圃、史樹青等,這些全是中國歷史、考古、文字學界的大家,頂尖專家。

但對這八字各有不同的釋讀。最好認的是

已釋出,另兩個

會是什麼字?

方壯猷初釋「卲滑」,亦有釋為「卲淺」。方壯猷發出的十幾封信,邀請專家釋讀。從1966年1月上旬到2月中旬,十幾位學者分別談了自己的看法,方壯猷收到了40多封來信,大家們各抒己見,至今都是中國學術界「百家爭鳴」一段佳話。

1926年創造社同仁合影,左起王獨清、郭沫若、郁達夫、成仿吾

最後,以郭沫若的回信結束這次討論。

郭沫若確認是勾踐之劍。郭沫若起初也不能肯定是越王勾踐劍,為了更好地釋讀,方壯猷先後兩次寄去劍名拓本和摹本,第一次寄的不甚清晰。

1973年4月11日,郭沫若為越王勾踐劍的出土賦詩一首:「越王勾踐破吳劍,專賴民工字錯金。銀縷玉衣今又是,千秋不朽匠人心。」

雖然望山1號墓出土青銅劍主人是誰謎團破解了,但這把劍是怎麼從東越來到了荊楚之地,至今仍然是一個謎,無解。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