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掠奪150萬件珍寶 300太監宮女被剎

2019年05月11日     10,367     檢舉

159年前的1860年10月18日,英法聯軍闖入占地3.5平方公里、有著「萬園之園」美譽的中國皇家園林圓明園(西方稱「舊夏宮」,以示與新「夏宮」頤和園區別開來),一場空前的文明浩劫由此開啟。

正如1861年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所說:「兩個來自歐洲的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洗劫財物,另一個強盜在放火……他們對圓明園進行了大規模的劫掠,贓物由兩個勝利者均分……這兩個強盜,一個叫法蘭西,另一個叫英吉利」。

英法士兵闖入各處宮殿的每一個房間,「他們搶走或砸碎精緻的瓷器、玉器,扯下精美的絲織品,到處搜尋金銀以及可能拿走的任何物品」。英軍頭目額爾金勳爵下令士兵將建築物(多為木質結構)點燃,他們「先燒毀了皇家圖書館(文源閣)和其中收藏的大量珍貴古籍(1萬餘冊),然後又毀掉了其他建築物——寺廟、涼亭、宮殿、御花園,連鋪設著大理石地板的宏偉庭園也不放過」。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6年估計,全球有47家博物館收藏著多達1萬件圓明園文物,這些精美絕倫的藝術品包括雕塑、瓷器、玉器、珠寶、織物(包括刺繡、龍袍)、家具、繪畫和金銀器,迄今為止僅有不到100件通過友好人士捐贈、商業拍賣或其他方式返還中國。

但需要說明的是,英法強盜從圓明園掠走的珍貴文物遠不止1萬件,目前仍有難以估量的大批中華文明瑰寶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官方或私人藏家手中。自1996年以來,中方在圓明園遺址先後組織3次大規模發掘工作,累計發現超過5萬件文物,而流散海外的圓明園珍寶,無論數量還是成色都必定遠超前者。

據中國官方估計,約有150萬件文物被劫掠。額爾金就得意洋洋地說過:「(圓明園的)每個房間裡,都有至少一半物品被搶走或打碎」。在焚掠期間,前者還組織了數千件圓明園珍寶的拍賣會,用於瓜分戰利品和支付傷亡官兵的「撫恤金」。

時任英軍上尉的戈登(就是那個後來指揮「常勝軍」橫行江南,1885年在喀土穆被蘇丹人殺死的戈登)在日記中宣稱,他個人得到了48英鎊的獎金,這筆贓款很可能就來自拍賣所得。此外,戈登還搶走圓明園裡的許多名貴家具,比如帶有皇家紋飾的「龍椅」。

為了「給中國皇帝一個教訓」,英法聯軍出動約4000人,在圓明園內一邊劫掠一邊縱火,大火整整燒了3天之久。最令人髮指的是,有大約300名太監、宮女、工匠為躲避兵禍將自己反鎖在位於圓明園西北的安佑宮,結果熊熊烈焰襲來,這些無辜受害者全都不幸遇難。

戈登說:「我們在掠奪後燒毀了整座皇家園林,破壞並摧毀了其中最有價值的財產,(這些珍寶)估值超過400萬英鎊」。按照購買力平價折算,當時的400萬英鎊相當於現在的至少2億英鎊。

雖然帳不該這麼算,因為圓明園文物都是無價的珍寶——僅2014年10月蘇富比拍賣會上的一件掠自圓明園的乾隆朝龍紋青瓷釉罐(見上圖)就賣出1106萬美元的天價,十二生肖獸首拍賣價更超過1800萬美元,但英法聯軍的貪暴卻可見一斑。

戈登還「不無遺憾」地表示,「整座園林太大了,我們時間緊迫,根本來不及仔細搜查和全部帶走」。他特彆強調,因為大量精美的金飾品「像黃銅一樣被燒化」,這讓包括他在內的很多英國軍人「感到沮喪」——他們沮喪的真正原因是金飾品價值要高於金塊,能賣出好價錢,而非憐惜這些珍寶。

英國廣播公司(BBC)2015年2月2日刊文稱,英法聯軍偏愛圓明園裡的皇家瓷器,所以「忽略了」最早可追溯至3600年前、文物價值更高的商周、漢代青銅器,所以搶走的青銅器主要是海晏堂的十二生肖噴泉(十二獸首)。

英軍甚至搶走一隻血統純正的「京巴」(宮廷獅子犬),將之作為戰利品送給維多利亞女王,這條狗被取名「Looty」。據說其因「東方的長相和習慣」而被別的英皇室寵物犬排斥,後來搬到溫莎城堡生活了11年。至今,英國王室還保留著「Looty」的肖像油畫(見上圖),並收藏有掠自圓明園的黃銅飾板、桃花心木屏風等文物。

據英國牛津大學的「今日牛津」網站2016年3月7日刊文介紹,西方收藏市場仍不時有圓明園被盜文物亮相,上面甚至還保留著當年英法侵略軍的罪行印記——比如威立士拍賣行(Woolley&Wallis)展示的一件清朝皇家鍍金寶盒上就用英文赫然寫著一句話:「1860年10月,北京,得自圓明園」。

法軍搶走的圓明園珍寶同樣為數眾多,其中一部分被送給當時的法國皇后歐仁妮,用於裝飾拿破崙三世的楓丹白露城堡。據外媒報道,2015年3月1日,城堡中收藏的掠自圓明園的18世紀景泰藍琺琅器和藏傳法器被盜。

1873年,同治皇帝試圖重建圓明園,但因財政困難,被迫於1874年暫停。後來,清廷還是設法修復了園中的一些建築物,然而在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期間,許多之前倖存(13處位於偏遠區域或湖邊的宮殿)和後來修復的建築物又被侵略者焚毀。